小可

【美苏衍生】Back Where I Belong - 03(《隔世情缘》AU,公爵王子拉郎)

Charles Brandon (《都铎王朝》)x Andrew Alcott(《魔镜魔镜》)

01 02 


困极又睡不着好难受……

03

“你在干什么?”
Andrew被头顶忽然响起的说话声吓了一大跳。他条件反射地跳起来,膝盖不慎撞上桌角,那个坠子还被牢牢捏在手里。
Charles在他发呆的时候从浴室里出来正站在他身后,光着上半身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但Andrew此刻完全无暇欣赏他健美如希腊雕塑的身材。男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让Andrew觉得自己像个被捉现行的贼。那个坠子在手里发烫,好像自己捏的不是一条项链而是Charles跳动的心脏。
“我……我只是……”
该死,他之前怎么没发现Charles毫无笑意地盯着人看的时候表情挺吓人的?
“我还以为现在的人会更懂得尊重别人的隐私。”
Charles忽然开口了,口气嘲讽,嘴角微扬,但Andrew在他的眼里依然找不到一毫克笑意。
“我……我很抱歉……”他在Charles的盯视下说话都结巴了,“我只是有点好奇……”
“好奇?”Charles抱起胳膊冷笑一声,“在宫廷里,如果不学会控制好奇心,你连一天都活不下去,小男孩。”
Andrew被他呛得哑口无言。他从来不是一个伶牙俐齿的人,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脾气。针刺般的疼痛终于后知后觉地从被撞到的膝盖开始蔓延开来,传到心口变成熊熊燃烧的无名怒火。
“我一定是疯了才会任你胡言乱语而不是拖你去做精神鉴定。”他那项链扔在桌上,毫不示弱地回瞪Charles,无视对方眼中开始成型的风暴,“我承认我错了,我不该随便碰你的东西,也为此道了歉,但是你——你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停止用这些妄想来影响我的生活?” 
一口气说完,他准备好了接受Charles更刻薄的回敬。但出乎意料的是,Charles看起来忽然如梦初醒。他尖锐的眼神柔软下来,垂下扬着的嘴角,硬生生把嘲弄的笑容变成一个苦笑。
“你没做错什么,Andrew。是我疯了。”
原本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准备应战的Andrew因为对方意外弃战而愣住了。但他还没来得及思考Charles忽然投降的原因,客厅里通往户外应急楼梯的落地窗上响起的敲击玻璃声就打断了他的思绪。身穿白色礼服短裙、妆容精致得体的Snow打开未反锁的落地窗迎着他讶异的目光跨进来,抓着手包手臂上搭了件风衣,另一只手里还提了一套男式礼服。看到光裸上半身的Charles,她的嘴张成了O型,夸张地捂住眼睛,但Andrew知道她一定从指缝中偷偷欣赏他线条优美的肌肉和自己涨红的脸。
“怎么了?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
“当然。”Andrew抢在Charles之前恶狠狠地开口道,“拜托你下次敲门进来行吗?”
Charles只是平静地走过去,接过Snow手中的礼服。
“抱歉,White小姐,我一会就好。”
没有再看Andrew,他拿起桌上的项链走进卧室关上了门。Andrew别过脸瞪着Snow:“什么情况?”
姑娘无辜地耸耸肩:“我请Charles陪我参加学院的周年舞会。”
“……你找他当你的男伴?”
“是啊。他成熟英俊,风度翩翩,而且又不是我的前男友。倒是你——”
Andrew心惊胆战地看着她边审视自己边脚踩近四英寸的细高跟来回踱步,感觉随时会把木地板踩个窟窿。
“你们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Andrew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躲避Snow的目光,“一点小矛盾而已。” 
“从你的脸色看可一点都不像'小'矛盾。”她在他面前停下,一针见血地说,“他没让你太困扰吧?”
Andrew对此嗤之以鼻:“说得好像他还不够让我困扰似的。”
“不,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不会因为让他暂时住在你这里而后悔的是吗,Andy?”
她眼里难得的严肃和浓浓的担忧让Andrew困惑。他其实并不太明白Snow的意思,女孩的语气却像在告诉他,自己正站在一个一触即发的地雷之上。
他的沉默让Snow更加紧张。她妩媚的褐色眼睛睁得圆圆的,Andrew似乎能看到她樱桃色口红下的嘴唇开始发白。
“那就让他离开吧,Andy。说到底,我们两个都没有义务……”
“没那么夸张。”Andrew烦躁地打断她,“再说,他又能去哪里?”
Snow还想再说什么,客房的门打开了,穿着整齐的Charles走出来。
“可以出发了吗,White小姐?”
他为Snow穿上风衣。Andrew揉了下女孩的头发,说了句“玩得开心”,然后在Snow“你弄乱了我的发型!”的抗议中回房间。
接下来他也无心做饭,叫外卖打发了晚餐,把积了几天的衣服扔进洗衣机,躺在沙发上来来回回地调频道,发现对任何节目都提不起兴趣后索性早早地把自己扔上了床。
只是这一觉他也睡得并不安稳。长长的夜晚被各种电影场景一样的梦境所充斥,从中世纪的金戈铁马和幽暗回廊到似乎是现代上天入海的军事追逐,简直集世间荒谬之大成。之后他完全记不清梦的内容,只记得Charles和自己的脸反复出现其中,以不同的名字称呼对方,而目光的纠缠贯彻始终。
中间他似乎迷迷糊糊地醒了一回,听到大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Charles刻意放轻的脚步声来到他的卧室门口,停了一会,又轻轻地走开了。

Andrew打着呵欠把做好的派放进烤箱,听到Napoleon在身后叫他。
昨晚多梦的一觉让他在早上错过了闹钟,没有时间准备早餐只好在便利店带了个三明治就匆匆赶到店里,然后得知Charles今天向Napoleon请假了。
“Andy,刚才Charles来电话,他有话请我转告你。”
他转过身,好友正一脸揶揄地看着他。
“他想请你今天晚上八点在San Antonio El Real餐厅用餐,作为他昨天无礼的道歉。”
Andrew似乎倒抽了一口气,皱起眉瞪着Napoleon。
“他为什么不自己对我说?”
“这难道不该由我来问你?”
Napoleon做了个无奈的手势,有些好笑地看着Andrew。面前的大男孩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从早上开始周身就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他怕你亲口拒绝?或许请人传话是他的习惯?他不是位公爵嘛。”
“……你觉得这很好笑?”
“行了,反正话我带到了。”Napoleon抱起胳膊歪头打量Andrew不善的脸色,“不过,你们这是怎么了?你知道所谓丧家之犬就是你现在这副样子么?”
Andrew的回答就是把手边的抹布扔到他的脸上。

Charles又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快要到八点了,他完全没有把握Andrew是否会来。在倔强这点上,这个男孩倒是和王子殿下一模一样。
空气中流淌着轻柔的小提琴曲,侍者在雅致的餐厅里轻手轻脚地走动,让客人尽量忘记自己的存在。这点可尤其贴心,要知道无论在公爵府还是在汉普顿宫与王子共同进餐时他们总是被大批的仆人围绕。不过在那个时候,共进午餐或晚餐似乎也并未像现在这样被赋予某些特别的意义。
他又想起驾车去舞会的路上Snow告诉他这间Andrew很喜欢的餐厅的同时丢过来的成分复杂的眼神。Charles从中看到了探究,疑虑,最多的也许是警告。
“你想通过一顿晚餐向他道歉?这确实很贴心。但有些话我想事先说明,Charles。Andrew虽然看起来没心没肺,其实细腻敏感得要命。你还是别打他主意为好。”
他在副驾驶座上枉然地交换着腿的位置,试图让自己坐得更舒服。真难以想象,Andrew以前是怎么把自己的长腿塞进这狭小的座位的?
他对女孩笑道:“你应该不是那种心胸狭窄不让别人碰自己前任的姑娘,White小姐。”
“当然不是。”Snow白了他一眼,因为前面车辆的忽然减速猛地踩一下驾驶座下的踏板。她换了平底鞋开车,那双高跟鞋被放在脚边。Charles相信,如果她认为Andrew受到了伤害,这双差不多有四英寸的鞋跟一定会砸到自己头上。
了不起的现代女性。
“我比任何人都希望Andy幸福。但那个人,无论是男是女,都必须足够可靠。而你甚至不属于这里,不是吗?”
Charles叹了口气,看到手边闪亮的勺子面上映出自己的一脸茫然。在几个月前,他完全无法想象这样的神情会出现在自己脸上。
然后眼前的光亮被遮住了。他抬起头看到Andrew站在面前。男孩换上了比较正式的装束,深蓝色的衬衣让他看起来异常干练,西装的腰身收得非常漂亮,双腿也更显得笔直修长,还用了点发胶把泛着金色的棕发梳理整齐,一切都让Charles眼前一亮。
这时候用餐的大多是约会的男女或者切切私语的闺蜜,像他们这样两个相对而坐的高个男子着实引人注目。Andrew坐下后环视了一圈周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你是怎么订到的?这里很难只提前一天就预定。”
“很幸运,有人临时取消了预约。”Charles交叉起手指支着下巴微笑看着对方,“Snow说你很喜欢这家餐厅。”
“这家的牛排非常棒。”Andrew歪头一笑,露出那对可爱的虎牙,“不过我好久没来了。一个人来总有点奇怪,我也不习惯穿得很正式。”
“偶尔为之也不错,不是吗。”Charles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欣赏,“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其实你非常适合穿正装?”
不出所料,男孩拉了下衬衫领子,脸上泛起了久违的红晕。
Andrew点了牛排,Charles要了海鲈鱼,还选了与之相配的酒和餐后甜点。侍者离开后他笑着说相信这里的甜点一定不及Andrew亲手做的,换来男孩低头羞涩的一笑。他们在柔和的乐曲声中低声闲谈。Andrew在切割牛排的当儿不时偷偷看一眼对面的Charles。他依然穿着昨天Sonw不知从哪儿弄来的礼服外套,不过没有戴领结,敞着衬衫领口,倒显出一种别样的慵懒魅力,用刀叉把鱼肉从骨头上剔下送进嘴里的姿势也带着漫不经心又浑然天成的优雅。
他和自己多么不同啊,Andrew边盯着自己盘中摆在牛排边的烤西葫芦边想。永远冷静得体,能与任何人愉快相处其实又与每个人都保持距离,娴熟地处理好所有事情的同时又满不在乎地置身事外。这种成熟和老练恐怕再过十年自己也无法学会。
或许……他真的是一位公爵?深谙政治与阴谋,又将感情玩弄于股掌之间——在他的世界里这也许是再普通不过的消遣。
这样的话,也许自己是唯一一个知道面前的公爵大人软肋的人。
他望了一眼Charles的领口,但是无法看出他是否戴着那条链子。
而那个坠子里有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
想到这个同时他因为走神不慎碰倒一边的酒杯。即使下一秒他眼疾手快地扶住杯子依然有酒液洒到了西裤上。
他懊恼地低叫一声,瞪着那滩其实不甚明显的酒印发呆,侍者拿着湿毛巾来到身边也无动于衷。
Charles放下刀叉,示意侍者把毛巾交给自己,向对方微笑表示感谢后探过身轻轻叫了男孩的名字,在对方抬起头后默默地把毛巾递过去。
在弥撒时打翻圣水的助理神甫看起来也不会比男孩更沮丧。他接过毛巾自暴自弃般的擦拭裤子上的酒渍,几缕头发脱离了发胶的控制扫过他细长的眼角。
“Charles,我想……你还没有结婚吧?”
Charles举起酒杯的手因为男孩没头没脑的话停了一下。Andrew把毛巾放在桌角,在侍者来收走时还是盯着那块淡红色的痕迹,好像某些奇怪的思绪随着酒液一起翻涌了出来。
但Charles只是浅啜了一口杯中的液体。
“如你所见,还没有。”
“那你觉得……婚姻有什么用呢。”
Charles轻轻放下酒杯,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
“我并不了解现在的情况。在十六世纪婚姻的作用可大了。”他对抬起头认真地看着自己的男孩笑道,“你的家族债台高筑?找个有钱的女继承人结婚吧;想避免一场战争?与你对手的女儿结婚吧;想让你的家族领地或者王位传承下去?抱歉,你还是得结婚生个继承人,否则会有一群人对你手里的一切虎视眈眈。你看,Andrew,我几乎想不出有什么事是不能用一场婚姻解决的……别笑,我很认真。”
Charles嘴上说着,唇角却也随着Andrew弯起的眼角扬了起来。
但没过多久男孩可爱的笑容就变得落寞。他拉了一下西服的前襟说:“这套西服是当时与Snow订婚时置备的。”
Charles恍然大悟。
“抱歉。”他伸过手去轻点一下Andrew的指尖,“我不知道你们曾经走到了这一步。” 
Andrew直视着Charles。男人的五官深刻得不像英国人,深邃的眼眶让他的眼睛看起来像嵌在快乐王子雕像上的蓝宝石。
那他会是那只徘徊在他身边,最终也没有离去的燕子吗?
噢——得了。Charles才没有那样一颗金子般的心。
他摇摇头,把这些奇怪的想法赶出脑海。
“Snow现在还在读博士。她主修天体物理,是优等生中的优等生。”
“那是什么?我是说天体物理。”
Andrew被问住了,歪头想了两秒。
“一门探索时间和空间的真理的学问,大概。我也只能这么回答你了。”他自嘲地一笑,“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甜点师。”
“我可不相信你们是因为这个而分手。”
Charles为Andrew刚才被倒空了的杯子里添了两英寸高的酒。
“她探索世间真理,你用那些艺术品一样的甜点带给人们这么多快乐。还真不好说究竟谁更了不起。”
Andrew用餐叉戳着盘子里剩余的牛排,一股细细的带着血水的汁液从牛肉泛红的切面中流出。他低着头,眼帘低垂,金棕色的浓密睫毛让Charles想到王子卧室大床帷幔边的流苏。而最终他抬起头用冰蓝的眼睛凝视Charles时,深色瞳仁周围细微繁复的纹理仿佛冬日清晨窗棂上的冰花。
“我与Snow是青梅竹马。二十三岁之前,我从未考虑过与除了她之外的人在一起这回事。但我们订婚后,我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想象以后的生活,忽然害怕得不行。
“你说得对,我们并非因为两人之间的差异而分手。一直以来她就像我的亲人,当我意识到这个姑娘未来几十年的人生都将与我维系在一起,却发现这点让我恐惧。十六岁之后我一直独自生活,而那时才明白,我对Snow的爱远不够支持我从今往后将她的一切纳入我的人生轨迹。
“那之后我几乎不敢面对Snow。她很快发现了这点,把我堵在厨房长谈了一次,然后把订婚戒指还给我,告诉所有人她要继续取得硕士和博士学位,而我并非合适她的人生伴侣。”
他今晚与Charles说的话似乎比过去几周加在一起还要多。天知道这些话已经在他的腹稿里存放了多久,不时翻出来默念修改一番,而终于倾吐出来的这一刻依然紧张得鼻尖冒汗,胃都隐隐作痛。
“现在你知道了。她的家人,我们的朋友,所有人都以为是Snow把我甩了。后来她告诉我,她也弄明白了,她对我的感情同样不是她以为的那样。我不怀疑这一点,但这改变不了一个事实:我是一个连坦然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亲自结束一段关系的勇气都没有的混蛋和胆小鬼。”
不知为何,男孩喋喋不休时Charles一直盯着他放在桌面上神经质地揪着餐巾的手。这双手与记忆中Andrew王子的也如此相似,匀称优雅可以媲美画师桌上的雪花石膏模型。而想到这双手以令他惊叹的灵巧调度面粉、鸡蛋、奶油和其它一切平凡无奇的材料,Charles便由衷同意Snow的话。他得有一颗多细腻和热情的心,才能把这普通又繁琐的活儿做得好像一首优美的竖琴曲。
他不由自主地拉住他绞着布料的手指,男孩的指腹一如他想象的细腻光滑。
“别对自己太过苛刻,Andrew。”他对他露出会让熟悉他的人讶异的轻柔微笑,“你是一个很好的人,真的,几乎是我遇到的最好的人了。”
男孩的睫毛像扇子一样扇动了一下,笑容并未因Charles的赞美而雀跃。
“'好人'可不是一个让人高兴的词,Charles,特别是当一个姑娘这么对你说的时候。”
“是吗?我遇到的姑娘可没这么温柔。一般她们都直接叫我混账。”
他们一起大笑起来。Andrew抽回了手,在Charles手指上留下温暖柔软的触感。
“我并不是要安慰你,Andrew。你毫无怨言地帮助了我这个身份不明的人。这并非义务,你本可以把我扔到大街上不闻不问。我想即使在这个年代,这也不是人人都有的美德。”
Andrew不好意思地挠了下头发。
“我总觉得我不能丢下你不管。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我对你负有责任一样。”
他的脸颊上浮起红潮,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酒精,低头微笑的样子像一朵半开的睡莲。
“也许是我上辈子欠了你什么。”
Charles一愣,继而沉默下来。Andrew微微弥漫水汽的眼睛瞥了一眼他敞开的领口,犹豫片刻,圈起食指和拇指在自己胸口比划了一下,酒精给了他开口的勇气。
“那个人……是你的爱人?”
Charles露出从沉思中惊醒的表情。Andrew不确定他会不会像昨天一样陷入愠怒,但他并没有。他只是淡淡地说:“不。用你们的话来说,他也许算我的上司。”
你会把Napoleon的照片挂在脖子上吗?Andrew在心里默念,而Charles显然猜到了他的想法。他侧着脸,似乎把目光放在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空间,深色的睫毛在鼻梁侧翼投下一片阴影。
“他还是个小男孩时我就认识他了……对我来说他就像府邸门前的那片风景,花园里的一棵小树。”
他微微合上眼睛,眼前出现萨福克青灰色的天空。萧瑟颓败的冬天,浅铅色的云层一动不动地堆积在天边,像是被马蹄踏过的雪。阳光灿烂却没有温度,泠冽的风割着脸颊, 每一次呼吸冰冷又潮湿的空气都让鼻腔发酸。
再次睁开眼,餐厅里鹅黄色的灯光依然宁静平和。侍者收走了面前的空盘,过一会端上了甜点,微热的熔岩蛋糕散发出香甜的巧克力味儿。
“我们都是独子。但从小到大,我得到的一切都顺理成章,他则不断受到各种势力的挑战。他必须付出成倍的努力来保住自己的位置,而我要帮助他成为他应该成为的人。从某些方面来说,我也对他负有责任。”
男孩坐在对面一言不发地凝视他,那张圆润精致的脸就是王子将来的样子。现在他们的生活就像打碎的鸡蛋和融化的黄油一样交融在一起,他却对他所说的一切一无所知。
多么奇特的命运。
这一餐剩余的时间他们没有再谈论这个话题,就着新上映的电影和Napoleon的八卦解决了甜点和剩余的酒。回家的路上Charles承认这点颇为失策。他见过Andrew被几瓶啤酒放倒的样子,而红酒的威力无疑更大。他们回到公寓,还来不及开灯,Andrew便在Charles把他推进卧室前拉着他嘻嘻哈哈地倒在沙发上,修长的身体整个横在那里,脑袋枕上他的腿把他逼到沙发尽头。考虑到第二天两个人都不用上班,Charles也就任他胡闹。
白天他已经把房间打扫整理干净,甚至擦了玻璃。现在他正对着整面的落地窗,外面是星星点点金色的万家灯火。男孩伏在他腿上,已经安静了下来,同样侧脸注视着窗外,绵长的睫毛在光线中变成一个上翘的剪影。
这个时代城市的灯光照亮了夜晚,相比之下星空则黯然失色。但经历过伦敦城漆黑阴冷的夜,落到地面的星光确实让他觉得温暖又平静。
腿上的暖意一波一波地传上来。 他把手指伸进男孩的头发,用了点力揉散,再绕上指尖。Andrew转过脸看着他,挺拔的鼻梁藏在窗格的阴影里,而眼睛被窗外的灯火照亮。
他的手爬上Charles的胸口,伸进他敞开的衣领,摸出那个紧贴他胸口的链子,紧紧捏在手心。Charles握住他发烫的手腕,被他侧腕小小突起的骨头硌到了手指。男孩的脉搏在他的拇指下跳动,好像从时间深处传来,一下,两下,三下,渐渐与他的心跳合而为一。
“你爱他。”
他盯着他的眼睛说。
Charles俯下身,吻住了他的嘴唇。
Andrew的睫毛摩挲着他的面颊,颤抖几下之便静止不动了。他张开嘴与他唇舌纠缠,Charles品尝着他甜蜜又微醺的吻,男孩灼热的气息仿佛从地底涌出的温泉。
云层裂开一角,露出一块澄澈的蓝天。阳光恢复了温度。整个世界冰雪消融,繁花盛开。

——未完——

04

评论(14)

热度(41)